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雨轩

在年华初放时种下的青春豆,终随风吹雨打去,留下的是一坛岁月中沉香的老酒,独自品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吾乡邻人  

2013-06-26 09:09:50|  分类: 朝花夕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虎,人到中年,然因幼时生病,脑部留下较重后遗症。大虎好动,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其身影,稍有面熟,不管年龄,张口就喊“叔叔、阿姨”。一次遇见一对父子,先喊子“叔叔”,子欣然,又喊父“叔叔”,父怒目。犹喜爱“大盖帽”,遇,则上前攀谈,询问城内“大事”,然后到处宣扬。若真遇大事,大虎维持秩序,忙得焦头烂额,纵汗流浃背、气喘吁吁,也毫不懈怠,比工作人员认真百倍。大虎也有“职业”:散发广告传单。极敬业,从街头走至街尾,每人只发一份,若想“多拿”,他便怒目:“刚才发给你了。”有接过后就随手扔掉,他便捡起来,拍干净再发给别人。由此他的业务最好,大家也愿意接他的广告单。

    吴老师,体育老师,一生育人无数,系吾幼时邻居,同住学校大院内。吴买煤炭做煤球,晒干后,我等数十顽童蜂拥而上帮其收回家,无他,皆因吴老师会买冰棍给我们吃。常有父母笑谈,收自家煤球不积极,却盼着吴老师家天天做煤球。逢体育课或周日,只要天好,吴老师便将几乎所有体育器材搬出,除学生学习外,我们也经常上前玩耍。吴极耐心,教我们如何做准备活动,如何在单杠上玩花样,往往至天黑,父母再三催唤,才恋恋不舍的回家。学校有跑道一条,用黑炭渣碾成细末,压实铺平,且无一点杂物,跑起来舒服极了。吴爱其胜子,几乎每日都检修,若有谁敢在上面玩耍、骑车,不论男女老少,亲疏远近,吴怒火冲天,愤而制止。曾有街上几个小混混,打赌胆量,相约在跑道上骑单车,刚上跑道,吴站在远处教学楼二层,一声怒吼,混混们竟吓得弃车落荒而逃。如今吴老师早已退休,回家乡颐养天年,跑道虽在,然与乡间小道已无两样。

    杨某,本是一乡镇企业工人,曾有一次领导去厂里视察,午间在工厂食堂被款待,其时工人已数月未领薪水,杨单身冲入小餐厅,当场掀翻餐桌,一时名声大噪。后工厂改制,杨成为下岗大军中的一员,便在家门口临路边摆了个杂货摊,但性格依然耿直如故,常与顾客拌嘴,生意因此清淡,却也并不在意,闲时就与旁边修车师傅切磋棋艺。后城管前来取缔,杨拒绝服从,乃常与城管争吵,青筋暴跳、声大如雷,城管将部分货物装上三轮摩托拖走,杨狂追不舍,夺回货物。后双方各让一步,杨将货摊后撤数米,遇大检查则不出摊,双方皆喜。

     李大姐,早年从农村随夫入城打工,初做家政,后学得一手做蛋饼的绝活,遂在学校对面摆一蛋饼摊,每日早晚时段经营。李手艺好,又货真价实,小摊前从来都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李面带微笑,双手不停,口中还不时与顾客唠叨,记忆力亦好,二次去买,便知你口味咸淡、嗜辣与否。李丈夫也在另一处做小吃。前年夏天,李姐儿子考上名牌大学,更是喜笑颜开,曾问:可担心学费否?笑答:我这饼摊,可保大学开支,丈夫收入可支家庭日用,从不担心,儿子争气,累点何妨!如今再问:儿将毕业,担心工作否?李姐再笑:又不要他一步登天,踏踏实实从低做起,我大字不识,可供一大学生,他难道还不能自食其力?此语虽简,却哲理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年6月13日《芜湖日报·无为周刊》第四版《副刊》(第六十八期)

 

吾乡邻人 - 云水流 - 吴云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