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雨轩

在年华初放时种下的青春豆,终随风吹雨打去,留下的是一坛岁月中沉香的老酒,独自品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汤饭  

2015-03-05 08:58:32|  分类: 信手拈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小时候我经常吃汤饭,一般是早晚吃,早上的汤饭是用头天剩饭做的,不是头天宽裕,而是特意多煮了米,就为了第二天的早饭。这剩饭加开水一泡,中火煮开,就着一碟咸菜,吃了个稀里哗啦,嘴一抹,背起书包走人。母亲宣传工作做的好:“天冷,吃汤饭全身都暖和。”

晚上的汤饭内容要丰富一些,中午剩的饭,加青菜煮熟,这一大锅菜汤饭便是晚饭的全部内容。不过这晚上的青菜汤饭,却能让母亲大显厨艺,菜叶和菜帮子是分开下锅的,菜帮子稀烂,一碰到牙,牙就高兴,青翠欲滴的菜叶,混在白生生的米饭中,极其养眼。运气好时,会有少许炼猪油剩下的油渣,那这一碗汤饭真的是香气扑鼻了。

前几日,一位数十年未谋面的街坊大妈谈到我时,还记得我幼时就着根腌萝卜,“吸溜吸溜” 两大碗汤饭下肚的模样,可见汤饭对我童年印记之深。可实际上,小时候我并不真喜欢吃汤饭,只是因为家庭经济窘迫,我更羡慕别人的小笼包、锅贴饺。我曾一度深深的渴望远离汤饭,小小的脑海中固执的认为喝豆浆、吃油条就是共产主义的全面实现。

参加工作以后,我似乎如愿以偿,我摆脱了父母的束缚,抛弃了汤饭的单调,过起了早上“喝豆浆、吃油条”、晚上推杯换盏把酒言欢的生活。然而,渐渐地,我却厌恶起酒精的麻醉和酒宴上的吹捧,更厌恶早点摊上的地沟油,汤饭隐藏在我内心深处,不动声色的看我,看我如何慢慢地想它。

如今有的酒店里居然也推出了汤饭,酒过三巡,服务员端来青花瓷盆,简单点是青菜汤饭,也有南瓜汤饭、排骨汤饭。每个人象征性地盛一小碗,浅尝辄止,只有我回回“呼呼”两大碗,一如童年时。但酒店里的汤饭味精味太重,我很不明白,米饭为何也要放味精,想来店家已经习惯了,不放味精只怕一道菜不算完工,而食客们的味觉也已麻木,无味精不欢。

吃汤饭还是要在家里吃,虽然现在生活并不清苦,但汤饭却经常性的回到我的餐桌上,而且妻子也是做汤饭的好手。尤其冬日下班回家,将北风关在门外,一锅热乎乎的汤饭被我们一家三口吃的纵情肆意,这一锅汤饭有饭有菜有肉有汤,有欢笑有温馨,更有浓浓的爱意暖暖的亲情。

现在,每当我端起汤饭时,就不禁想起了母亲的话:“天冷,吃汤饭全身都暖和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