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雨轩

在年华初放时种下的青春豆,终随风吹雨打去,留下的是一坛岁月中沉香的老酒,独自品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胡辣汤  

2016-11-01 10:56:53|  分类: 朝花夕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若干年前,巷口开了间包子铺,规模不大,名头不小,叫“扬州包子店”。主营三种口味的包子,肉包子、青菜包子和豆沙包子,说实话,味道确实不错,特别是刚出炉时,热气腾腾的,包子皮薄馅多,柔软可人。

不过我更喜欢的是他家里的胡辣汤,底汤是用筒子骨熬成的,加了黑木耳、海带丝、平菇、豆腐、香菜等。

他的胡辣汤就用一个大铁桶盛着,桶约一米高,直径有半米宽,但并非满满一桶,每次大约只熬半桶,放在一个煤炭炉上,用微火温着。所以越接近桶底,汤汁越浓稠,味道越鲜美,内容越丰富。

盛胡辣汤是有技巧的,有人喜欢拿着长柄铁勺在里面搅啊搅啊,以为能搅到最丰盛的,其实不然,胡辣汤里的精华都比较容易“随波逐流”,动作过大,会让它们满桶跑。我的经验,是将铁勺沿桶内壁缓缓沉下去,在汤底的位置,舀一勺,再缓缓地提上来,这沉淀在底部的肉糜、黑木耳等就会乖乖的进入我的碗中。

我常常在冬日的下午,坐在这个不大的包子店里,叫一碗胡辣汤,一笼菜包子。那只叫做“旺财”的小花猫,懒洋洋的躺在门口的草垫上,偶尔回头眯眼看我嘴里可会吐出什么。这样的时光就比较感人,我可以小心翼翼的吸着胡辣汤,可以大快朵颐的啃着菜包子,可以悠闲自得的看着老板发狠的剁着肉馅,看着老板娘挥舞着沾满面粉的双手跑前跑后。

坐在店里吃的人并不多,大部分都是打包带走,我总觉诧异,包子勉强可以打包,这胡辣汤盛到白色泡沫碗里,再用一次性塑料袋提回家,味道不是大打折扣了吗?就不能静下来坐在包子店里慢慢地品尝一碗胡辣汤吗?

好时光总是很难得的,在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的当下,中餐也紧跟潮流,紧跟洋快餐的速度。对这家包子店来说,人们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,像流水一样,不同的面孔,同样的表情,机械的重复着买卖的程序。

时过境迁,这家“扬州包子店”早已关门大吉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能坐下来品尝的人太少了,又或者这样的包子店跟不上现代人追求更快节奏的需求。

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坐在简陋的包子店里一边细嚼慢咽,一边小声交谈,早上匆匆地在路边买个煎饼果腹,晚餐忙着和朋友推杯换盏。即使有时间,大家更愿意选择坐在装饰考究的“西餐店”里,嚼着汉堡,喝着奶茶,在喧闹烦躁的环境里,用十二分力气大声说话,在像无数头苍蝇发出的嗡嗡声中,无聊的玩着手机。

当人们的生活快得像上足了劲的发条时,谁又在乎那一碗胡辣汤的温度呢?

我多么想在冬日的下午,坐在简陋的包子店里,静静地品尝一碗滚烫的胡辣汤呀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发表于2016.10.27日《芜湖日报·无为周刊》第四版(第236期)

胡辣汤 - 云水流 - 听雨轩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